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海南白癜风能治好吗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1-20 05:41:56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海南白癜风能治好吗,光山白癜风医院,河北能不能治疗白癜风,打补骨脂能治好白癜风,潍坊白癜风能治好吗,云南儿童白癜风,江苏能治白癜风的药物

原标题:第二十五批护航编队历经208个日夜归来官兵家属迎接

以海为家扬威深蓝

张丹羊、杨洋

由导弹护卫舰衡阳舰、玉林舰,远洋综合补给舰洪湖舰组成的中国海军第二十五批护航编队,在圆满完成护航任务,技术停靠塞舌尔并顺访马达加斯加、澳大利亚、新西兰、瓦努阿图后,7月12日上午顺利返回广东湛江某军港,海军、南海舰队在码头举行隆重欢迎仪式,迎接护航编队凯旋。这批护航编队是南海舰队截至目前派出的所有护航编队中人数最少的,每一名人员都经过精心挑选,“岸上作客,以海为家”已成为他们的生活常态,在新春佳节,他们无法与家人团聚,有舰员还错过了自己孩子出生的重要时刻;女舰员的表现巾帼不让须眉,编队中唯一的女特战队员的事迹更是让人佩服。

“我多想第一时间看看刚出生的儿子,听听他的第一声啼哭,天天抱着他,陪着他成长。但作为一名海军战士,有属于自己的责任。”

——衡阳舰舰员马军杰

“能将自己的专业用到需要的地方,就是一个人的价值所在。”

——女子特战队员宋玺

“在亚丁湾的208个日日夜夜想着你,嫁给我吧!”

——舰员张松在码头向女友求婚

“他们出去的时间久了,食物也吃得差不多了,而且在海上能吃的东西不多,都是带过去的冰冻食品,肯定也吃腻了,所以想好好给他做几顿饭吃。”

——舰员家属钟女士

“我爸管我好严的,这次临出门前还特地嘱咐我在家要好好的。”

——舰员家属尹利

护航故事

编队首个“护航宝宝”取名“致远”

今年除夕,正当国内万家团圆准备吃年夜饭时,亚丁湾东部海域,中国海军第二十五批护航编队导弹护卫舰衡阳舰破浪前行,航行在执行第1010批护航任务的航道上。

伴随被护商船起航后,衡阳舰舰载直升机搭载特战队员率先起飞,对前方和附近海域进行巡逻警戒。直升机组指挥员程栋带领机组通过观测设备仔细搜寻,对海上目标进行逐一排查。经过一个半小时的巡逻警戒,直升机顺利返回着舰。

“在巡逻警戒过程中,我们发现了几艘渔船通过,经过严密跟踪监视,没有发现异常。” 程栋说,直升机组没有节假日,也没有白天黑夜之分,保持随时待命,只要有情况,总能在第一时间起飞。

当天14时30分,在编队指挥所,指挥组组长谭云辉紧盯网络信息平台,密切关注着护航动态,根据海面船舶情况,带领指挥所人员对海面来往船只进行梳理。在驾驶室,导航雷达值班员张拾诚和值更官李微波正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雷达显示屏,仔细辨认着每个目标“亮点”。

驾驶室两侧的观察瞭望平台上,荷枪实弹的特战队员董碧和庞龙不时通过高倍望远镜,警惕地注视着海面的动静。“眼下海盗作案出现新情况,容不得半点马虎。”特战兵力指挥员王以光说。

舰艇外舷甲板是个没有任何遮蔽的战位,烈日的炙烤,使这个位置的温度超过了40℃,但特战队员依然着装严整。尽管厚厚的防弹背心裹得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但他们依然手持对讲机,随时保持着良好的工作状态。

伴随着中国海军走向远海大洋的步伐,“岸上作客,以海为家”已成为海军官兵的生活常态。反潜部门班长马军杰的儿子是该编队第一个“护航宝宝”。从妻子待产到孩子出生,马军杰都不在身边。妻子将孩子取名马致远,一是寓意志存高远,另一个含义就是致意远方的爸爸。

当地时间凌晨2时,马军杰走下战位,守候在亲情电话旁。由于5个小时的时差和值班,马军杰在过年这天还没有给家里打电话,想在大年初一第一时间给妻子打个电话。

“我多想第一时间看看刚出生的儿子,听听他的第一声啼哭,天天抱着他,陪着他成长。但作为一名海军战士,有属于自己的责任。”马军杰说,“过往商船的平安,就是我们对祖国和亲人最好的祝福。”马军杰的一番话,也道出了护航官兵的共同心声。

北大女生成为编队唯一女特战队员

据了解,这批护航编队是南海舰队截至目前派出的所有护航编队中人数最少的,每一名人员都是精心挑选的。北京大学心理学专业大四在读学生、海军陆战队某旅女子侦察队队员宋玺以特战队员、心理骨干、文艺骨干三重身份参加了护航,她也是第二十五批护航编队中唯一的女特战队员。

宋玺对海洋与海军有着属于自己的执着,当一名海军是她一直的梦想。2013年,刚成为北京大学大一新生的她告诉父母自己将想入伍当海军,父母以其年幼不能照顾自己为由打消了她的想法。大二时,海军来学校招兵,宋玺想入伍的念头又遭到了亲友和同学们的反对,理由是可以学业有成后再更好地服务国家和军队。

参军的梦想虽然一波三折,但宋玺仍然没有放弃。大四时,宋玺将报名参加海军的手续都办得差不多了,才将消息告诉家人和同学,毅然踏进了海军军营。

入伍才两个月的宋玺,为了能在新兵分配时如愿分配到自己向往的海军陆战队,给自己制定了更加苛刻的训练计划。五公里越野、攀爬铁丝网、实弹射击,每项训练内容,她都不断给自己加压,双手磨出的血泡很快就变成了老茧。年底,基地组织实战化考核,宋玺以全优的成绩进入海军陆战队,成为名副其实的两栖“霸王花”。

护航编队起航之初,由于海况恶劣,很多女舰员都开始晕船。宋玺晕船反应也很大,而且还呕吐。“千万不能海盗没有赶走,自己却先倒下了。”为了通过晕船反应这一关,无论风浪多大,宋玺都坚持训练,并且逐日加大运动强度;每次吐完,她又坚持吃东西。时间一天天过去,用她的话说,她的身体终于能和大海“同频共振”了。

护航途中,作为特战队员的宋玺除了参加值更执勤,还参加各种演练和训练。舱室搜索、对海射击、反恐警戒,宋玺和其他男特战队员一起按照实战化要求进行训练。训练间隙,宋玺还和其他心理骨干一起深入各战位,掌握官兵心理状况,并适时开展心理咨询和相关配套活动,缓解官兵心理压力。拥有音乐特长的她还是官兵们的教歌员,在各种文化活动现场,总能见到她的身影。

“能将自己的专业用到需要的地方,就是一个人的价值所在。”宋玺说,她在海军,在亚丁湾护航一线,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码头团聚

“弹壳戒指”蕴含独一无二的爱

7月12日上午10时许,身穿浪花白的海军官兵相继从洪湖舰来到码头。一名身穿蓝白两色衣衫的姑娘手捧鲜花加快步伐匆匆迎了上去。在一名高大帅气的兵哥哥身前,姑娘正准备递上鲜花,却被对方用双手“定”住了。“在亚丁湾的208个日日夜夜想着你,嫁给我吧!”兵哥哥一边单膝下跪,一边大声喊出爱的誓言,并迅速从裤兜里掏出一枚金色的戒指。

这番动静吸引了不少官兵和家属前来围观。姑娘有些不好意思,点了点头又飞快偏过了脸,不过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见女友答应,兵哥哥将戒指戴到了她的右手无名指上,随后给了她一个紧紧的拥抱。这时,原本还在笑的姑娘却忍不住哭了起来,低头在男友的肩头蹭了蹭。“怎么办?我的手一直在抖,太激动了。”姑娘举了举右手,两人相视而笑。

原来,姑娘名叫张放,兵哥哥名叫张松,他俩是河南同乡,经朋友介绍认识后拍拖已有两年。本来两人计划在去年下半年结婚,可张松还没来得及求婚就接到了护航任务。“在舰上时就准备给她一个惊喜,还有几位战友都有着类似的计划。”张松最初的计划是在远航途中靠岸时给女友买一枚钻戒,但由于把握不准她的手指粗细,只好改主意,决定用子弹壳DIY一枚求婚戒指。

“正好子弹壳的底部是个同心圆,我就把外面一圈设计成了心形。”张松说,利用休息时间,他花了一个多星期将自己实弹射击时的一枚子弹壳用锉刀打磨成了戒指,戒圈用的是活动式的,就不用担心大小问题了。在张松看来,他和女友可谓缘分天定,“我俩同姓,名字合起来就是‘放松’一词。”他说,这次归来后的一件大事就是将结婚提上日程。“定下来了,我们八一建军节那天结婚!”

准妈妈早起买菜给丈夫烧大餐

人群中,有一位挺着大肚子的准妈妈朝着军舰的方向不断张望。这位姓钟的女士告诉记者,她怀孕一个月时,丈夫出海执行护航任务,如今丈夫归来,她已有7个多月的身孕。

带着一束束鲜花的其他军属问她怎么没有带鲜花来,她笑容甜蜜地回答:“要生宝宝了总要精打细算,还不如买点他爱吃的水果呀,真要送花的话,我觉得他可以送给我呢。”

钟女士和丈夫都来自湖南,两人是高中同学。两年前,钟女士硕士毕业后与丈夫完婚,并来到湛江的部队营区工作和生活。钟女士的丈夫在2012年~2015年间还曾在广州舰上担任机要岗位的工作。这是他第二次参加护航,在长达半年多的护航任务期间,钟女士一直通过视频和电话与丈夫保持联络,在到港之前,丈夫还在电话里特意叮嘱说:“给我弄点新鲜的鱼哦。”

当天一大早,钟女士就起床去买了新鲜的虾蟹海鲜,还有石斑鱼、排骨、牛肉和鸡,可以说十分丰富。“现在也不确定他中午能不能回家吃饭,不过我全都准备好了,我妈妈在家烧饭,海鲜就按当地做法来做,牛肉按照我们湖南老家的口味炒。”钟女士带着心疼的口吻说,“他们出去的时间久了,食物也吃得差不多了,而且在海上能吃的东西不多,都是带过去的冰冻食品,肯定也吃腻了,所以想好好给他做几顿饭吃。”

军娃集体开启“找爸爸”模式

“看到爸爸了,快,招招手!”“爸爸在哪儿?这排第2个还是第6个?”随着衡阳舰徐徐靠岸,码头上的近千名家属尤其是军娃统一开启“找爸爸”模式,即将靠岸的官兵们则站在甲板上笑容满面。

16岁男生尹利高举手中的花束朝着军舰,在码头上的一众家属中尤其显眼。一旁的妈妈一手拉着他,一手指向军舰:“快看,爸爸对你笑了还招手了!”开心的小尹继续摇晃了几下花束回应爸爸。

“我爸管我好严的,这次临出门前还特地嘱咐我在家要好好的。”小尹说,从小到大,他已经习惯了爸爸不能一直在身边陪伴自己,但这是他第一次来码头迎接凯旋的爸爸。为了做好“欢迎工作”,小尹不仅带了由三名男生组成的“亲友团”,还和妈妈准备了两束鲜花,“给爸爸长点面子”。

除了中小学生,码头上还有一群“护航宝宝”等着第一次见爸爸。一对父子在码头上翘首以待,看见妈妈走下舷梯后,十岁男孩“飞”进了妈妈的怀里。“7个月没见了,特别想儿子。”这位海军女舰员说,此次护航期间,她随舰担任心理咨询师,帮助大家在护航过程中保持好心情。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淄博儿童白癜风